昆山久阳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

新能源系统工程设计
新能源各系统整合设计 环保、节能、节资 太阳能、空气能、水地源中央空调 、厂房降温 、余热收回再利用

昆山久阳机电工程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先生 13809061154

电话:0512-57738741
传真:0512-57738739
邮箱:lxy8521@163.com
地址:昆山市巴城镇仁和路5号

  • 新闻中心NEWS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央企成中国光伏市场新一轮大规模投资主角

    作者: 来源: 日期:2013/8/20 22:24:39 人气:3241
    光伏民企路在何方


      随着光伏多项利好政策相继落地,国内光伏电站投资喷涌而出,光伏业新一轮投资大潮正徐徐开启。


      然而,在这一轮投资热潮中,唱主角的不再是民企,而是央企。以华能、大唐、国电、华电、中电投五大电力集团及中广核、三峡集团、国机集团、中航工业、招商新能源等为代表的央企纷纷斥巨资在国内光伏电站市场“跑马圈地”。而“元气大伤”的民企没能等来寄予厚望的地方政府“国有化”,却迎来了央企的直接入局。


      在此情势下,光伏民企路在何方?


      央企“跑马圈地”


      7月以来,先是光伏“国八条”出台,接着是中欧光伏案“和解”,继而是8月底分布式补贴、光伏并网等一揽子政策将一并出台。


      在种种利好之下,投资期长、业绩稳定的光伏电站,成为央企纷纷进军光伏业的首选市场。特别是一些本来与光伏业并不沾边的央企也纷纷加入了这场“盛宴”。


      8月5日,中国机械工业集团与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200亿元包揽了宁夏全区2500兆瓦沙漠生态光伏电站的建设。


      8月6日,国内规模最大的单体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也花落中航工业集团。未来3年内,中航工业集团将在北京、上海等11个省20个城市的陆续投资38亿元,建设400兆瓦分布式发电系统。


      8月9日,招商新能源集团则通过旗下金保利新能源收购中利腾晖待建并计划于今年底建成的位于青海、新疆、甘肃、江苏4省共计约300兆瓦地面光伏电站项目的全部股权。


      而更令业界震惊的是,国家能源局将总投资294亿元的无电人口区光伏独立供电系统建设项目全部交给了华能、大唐、国电、华电、中电投、中节能、中广核、三峡集团等8家央企,民企却无缘分得一杯羹。


      据悉,上述光伏独立供电项目将解决119万人用电,含项目合计583个,所需光伏系统装机容量约为百万兆瓦级别。谈及为何选定8家电力央企来承接解决无电人口用电的光伏独立供电项目,能源局局长吴新雄称:“项目大多处于西部偏远地区,工程投资大、施工难度大、经济效益差,而这些电力企业社会责任感强、建设热情高。”


      “中国光伏市场新一轮大规模投资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说,但这一轮唱主角的不再是民企,而是央企。


      “现在民营光伏企业不是不想参与建电站,大家都看到了机会,但大家都没有钱,银行目前一点没有放松对光伏企业的贷款,所以只能看着央企大举扩张。”一家民企高管人士无奈地说。



      上述民企高管表示,光伏电站投资长、业绩稳定,但需要的资金量超大,“电站资产需要长期持有,对资金链的压力很大,目前民企的资金链普遍紧张,所以有心无力。”



      而与之相对应的,央企面对的却是另一番光景。


      目前主攻集中式电站的航天机电总经理徐杰坦承:“现在电站融资非常难,我们作为央企确实有一定的优势。现在所有的光伏电站项目,都需要一年期的连带责任担保,这不是一般的企业所能够做到的。我们央企能一下拿到100亿的授信,但民营企业就很难了。”

     

      不过,据一位民企人士透露,他与某央企人士交流目前的形势时,后者称,亏损不要紧,现在都是抛开成本接项目,先把地“圈”着再说。

     

      地方政府“变脸”

     

      过去,我国光伏业基本上由民营企业主导。英利、尚德、赛维、天合光能、阿特斯等企业均业绩不菲。但随着光伏业经历“过山车”式的市场低谷后,这些民企纷纷“伤了元气”。

     

      如此一来,过去对光民企大抛橄榄枝的地方政府也迅速转变态度。

     

      “以前我们去与地方政府谈合作,他们热情得很,现在却纷纷都变了一副脸。”上述民企高管感叹地说,“地方政府现在都把引资目光盯在央企身上。”

     

      也许不应该责怪地方政府的现实,毕竟民企捅出的一堆财务问题还是一团乱麻。而与之相对应的央企,不仅财务状况良好,而且还可以带来其他附加的投资。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民企考虑的是能不能挣到钱,现在上网电价和补贴标准最终还未明确,民企还在观望中,而国企则不一样。”

     

      事实上,早在去年光伏危机全面爆发之际,各界就对民企未来的出路方向充满争议。

     

      而从目前形势来看,由地方政府注资的路径已经逐渐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减少政府干预,以企业自身为主导实施行业整合。然而,在银行信贷的压力之下,有能力主导兼并重组的民企屈指可数。

     

      对于大部分民企未来的结局,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直白的表示:“光伏是一个技术依赖性很强的行业,技术和工艺更新换代快,因此光伏行业的整合前景并不看好,落后产能最好的结局就是自己破产。”

     

      在这样的背景下,实力派央企大量入局,一批民企被挤出来促成行业“换血”似乎已经在所难免。

     

      不过,知名财经评论员周俊生却指出,这一轮骤然而起的光伏大跃进,不过是复制了以往政府出钱、企业抢项目扩大投资、最后留下产能严重过剩的一张让我们看惯了的“路线图”,而这种周而复始的模式看似热闹,但最终给中国经济的发展留下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周俊生表示,光伏行业不是不可以发展,但无论是以往的电站式还是今后作为发展方向的分布式,都面临一个市场接受的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大手笔扔下去的投资才能产出效益,也才能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给民众带来实际利益的正能量。

    上一个:没有资料